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殷勇:碳排放目标的提出给绿色金融发展带来巨大空间

原作者: 贺觉渊 |原发: 证券时报网

放大 缩小

11月25日,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殷勇在“财经年会2021”上表示,我国提出碳排放目标的重要意义,就是使得约束成为刚性,碳排放的路径更加清晰、明确、具体化,这将给绿色金融发展带来巨大的空间。


殷勇指出,绿色低碳发展意味着经济发展方式的巨大转变。目前,我国二氧化碳的年排放大概是160亿吨,年净排放大概是100亿吨。为了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我们需要加快向绿色低碳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型,降低能源消费强度、降低碳排放强度、降低化石能源消费、大规模发展清洁能源、践行绿色建筑、绿色交通等节能消费的方式,发展碳捕捉,利用和分储、封存等负排放的技术。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形成了强有力的倒逼机制,将给全社会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带来巨大的转变。


殷勇强调,碳达峰和碳中和绝不意味着不发展,更不意味着发展倒退,而是在气候目标约束下提高经济社会发展的质量和可持续性,更好的实现2035年远景目标和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目标。


殷勇表示,绿色金融在绿色低碳发展中发挥关键的作用。金融是资源配置的工具,要实现绿色发展目标,我们的资源要从高污染、高耗能、高碳行业配置到绿色、低碳、无碳的行业,但是在这个转换过程中存在两方面的障碍:一是从成本上采用清洁能源的成本还高于化石能源的成本。二是从外部性上高排放、高污染的负外部性没有充分的反映到成本中,而清洁能源的正外部性没有反映到相关的收益中。虽然随着技术进步,清洁能源成本在不断降低,但是单靠市场的力量仍然难以实现这种资源配置的转换。


殷勇表示,过去围绕克服这样一种转换的障碍,解决的思路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种是约束性的,比如说赋予企业碳排放的额度、配额,超过配额就要支付费用。通过碳交易将碳排放的外部成本显性化。但是由于各国没有达成强制性的承诺,也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这种机制是软性的,所以各国的碳市场一直没有发挥主导的作用。第二种是倡导性的,比如说倡导金融机构采纳并实行赤道原则,践行ESG理念,这些倡导性的措施同样没有约束性,甚至会被滥用,成为企业营销的噱头,造成洗绿、漂绿等问题。仅仅通过这些措施也无法实现碳排放的目标。


“因此,我国提出碳排放目标的重要意义,就是使得约束成为刚性,碳排放的路径更加清晰、明确、具体化,这将给绿色金融发展带来巨大的空间。”殷勇表示,一是形成巨大的碳交易市场,碳排放将成为生产要素中的重要部分,碳市场将成为与股票、债券、外汇、商品一样的重要市场。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将可以更有效的充分的发挥,促进资源向环境效益更优的行业聚集。


二是绿色风险的分析更具有现实的意义,对企业而言,企业生产经营的可持续性、盈利模式、核心竞争力等方面都可能面临根本性的改变,那些碳排放强度大,无法完成技术转换的行业或者企业有可能被淘汰。市场对企业未来现金流的预期也会发生改变,对企业的估值会发生相应的调整。对金融机构而言,资产的质量可能发生变化,一些原来安全的资产可能会变为不良资产,这些不良资产不是由于信用风险产生的,而是由于气候环境的风险因素所带来的,气候风险的剂量变得更为重要而紧迫。


三是监督执行评估的机制会进一步的加强。碳排放量是要通过一定的剂量手段显性化,从国家层面要通过对各类能源消耗和利用进行更精准的统计,使得碳排放的总量更清晰、更加明确。从微观层面,对各类主体的碳排放的剂量监测、评估、执行的机制要更加全面加强。这些都会为绿色金融提供基础条件,创造发展的市场空间。


此外,殷勇还表示,北京将绿色金融作为重要的发展战略。未来,北京市将在人民银行等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的指导下,进一步完善绿色金融的服务体系,积极申请和创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积极探索绿色金融引导绿色发展的体制机制,助力中国如期实现碳排放的目标。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