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蔡昉: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应重点锁定三类人群

原作者: 江聃 |原发: 证券时报网

放大 缩小

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主办的“财经战略年会2020”在北京举行,此次年会的主题是“面向‘十四五’的中国经济”。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蔡昉,商务部原副部长张志刚,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黄群慧,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杨瑞龙,北京大学国发院院长、博雅特聘教授姚洋,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郑秉文、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院长何德旭等出席活动并发表主旨演讲。


蔡昉表示,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十四五”期间要“着力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以及到2035年实现“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需要通过提高收入、改善分配和扩大消费来实现。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消费率仍然偏低,意味着有巨大的提高潜力。促消费需要更充分的就业,高质量的就业,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都提高,把“蛋糕”做大。同时,也要分好“蛋糕”,就是还需要加大再分配力度。目前,中国的基尼系数还高于国际公认的0.4警戒线,必须下更大的决心去改善收入分配。在收入分配改善的过程中,脱贫后的农村人口、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未来越来越大的老年群体都应该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点培育对象,要使他们不断向中等收入的水平靠近。


张志刚回顾了流通产业取得的成就,并提出扩大消费的五条建议。一是提升城市消费,推广全国示范步行街经验,扩大试点、引领消费升级;办好进博会,完善内外融合发展机制;提升消费水平,优化业态结构及网点布局;加快连锁便利店发展,打造“15分钟便民生活圈”;方便消费,推动夜经济健康有序发展;延伸消费的时空、丰富消费的内容、提升消费的品质。二是扩大农村消费,继续推动电商及农村扩大电商覆盖面,加快发展县域电商产业园,推动商贸、物流、快递等资源整合,健全县、乡、村三级物流共同推进体系。加强农村流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强商贸发展,提高工业品下乡,强化农产品进城短板建设。三是发展服务消费,以高水平的标准化工作促进餐饮、家政、酒店、美容美发等生活服务业发展,培养国内外知名有影响的龙头企业,完善各类服务型信息平台,满足居民与时俱进的生活服务需求。四是增加数字消费。推动互联网数字技术与各类消费业态深度融合,配合产业部门、物联网往终端产品创新,协同推进智能电器、智能汽车的智能化消费,积极拓展信息消费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优化线上线下互动消费生态,消灭数字鸿沟,创新适合中老年消费的数字化产品。五是倡导品质消费,培育健康的消费文化,鼓励节约适度的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力戒奢侈的消费方式。适应国产品牌的崛起,“中国制造”向“中国质量制造”和“中国智能制造”转变的新形式,鼓励国内外各种品牌商品和服务消费。


黄群慧表示,新发展格局以“经济循环”为描述维度、根本视角和关键词,这决定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更具有协同性和动态性的思维,不仅仅根据供给、需求等单方面政策,也不单是生产、流通、消费某个单环节的战略或者政策,而是围绕经济循环的系统动态的政策组合。这其中包含了五个目标要求,具体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化,国民经济循环保持畅通;经济增长内需潜力有效释放,经济循环流量不断扩大;经济发展动力内外平衡,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产业链供应链日趋现代化,经济发展基础安全高效;生产要素跨区域流动通畅,区域合理分工优势互补。


杨瑞龙认为,保市场主体是畅通内循环的关键。要个警惕把内循环不畅的原因完全归结为市场失灵的声音。内循环的载体应该是市场,市场机制越是完善,内循环越是畅通,内循环效率越是高。尽管中国抗疫取得了巨大成就,经济复苏领先全球,但未来面临的外部不确定性因素还比较多,结构性与周期性下行压力还比较大,如何构建双循环新格局,首要任务是稳定经济基本面,保市场主体处于特别重要的地位。当前,经济形势仍然严峻,坚持“六保”的底线思维仍然具有重要意义。


姚洋表示,新时代的“进口替代”应该,第一坚持开放,以开放促“进口替代”,第二政府加大基础科学研究,在应用领域,技术进步、创新最好靠市场,第三为防范风险,建立一个在紧急情况下可以自我运转的供应链体系,但不能把备胎变成正胎。在新时期进一步开展“进口替代”,开放是最佳路径,发挥国内市场主体的作用是最佳路径,从政治上、法律上保护产权是最佳路径。


郑秉文表示,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和“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去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从五个方面部署了应对老龄化的工作任务,其中第一项就是“夯实应对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长期看,中国三支柱养老保险的改革取向应是以基金积累为基础的“资产型”养老金模式,而不是以现收现付的“负债型”养老金模式。目前,第三支柱商业养老保险税优试点已经超过一年半,应尽快将公募基金和银行理财产品等纳入进来,让税优政策落实在账户持有人身上。


何德旭表示,“十四五”期间,金融业要支持创新、要支持实体经济、要支持绿色发展,完成好这三大任务,建立现代金融体制是重要路径。现代金融体制包括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现代商业银行制度、现代资本市场体系、现代金融监管体系、现代金融基础设施等五方面内容。在体制框架之内,需要实现推动金融、房地产同实体经济均衡发展,增强金融普惠性,推进金融双向开放,维护金融安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年会还举行了面向“十四五”的“财政金融”、“中国贸易”和“中国服务”等主题分论坛。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