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王一鸣: 政策"不急转弯"对宏观调控提出更高要求

原作者: 江聃 |原发: 证券时报网

放大 缩小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表示, 2020年中国经济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主要宏观指标都好于预期。展望2021年,内外环境将继续深刻复杂变化。政策“不急转弯”对宏观调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王一鸣认为,2021年政策调整具有渐进性。制度性的减税降费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赤字率可能要下调,专项债需要保持适度规模。要准确体会“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的政策含义。对于货币政策安排来说,最重要的要保持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提升有效需求方面,短期要稳定大宗消费,要顺应“90后”、“00后”的消费特点发展新消费业态,要控制好居民部门的高杠杆和高房价,避免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


今年经济发展面临六大挑战


王一鸣表示,2020年中国经济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主要宏观指标都好于预期。展望2021年,内外环境将继续深刻复杂变化。新冠疫情仍面临诸多变数,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国内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进一步显现,经济恢复基础还不牢固,今年经济保持持续复苏仍面临挑战。


一是新冠疫情不确定性仍然较大。目前全球疫情持续恶化,国内也出现多点散发病例和局部聚集性的疫情,所以“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增大。这对经济又会产生新的影响。2020年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回落的0.4个百分点,这和防控疫情有直接关联,可能又会对经济带来新的影响。


二是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发达经济体去年三季度强劲回升,但四季度虽然数据还没出来,但从趋势判断预计将重新收缩。全球产出缺口短期内难以填补。经济复苏可能更加漫长曲折。如果疫苗不能有效覆盖,今年上半年,世界经济仍将笼罩在疫情之下。多国疫情防控隔离措施收紧,产业链、供应链断裂风险仍将增加。主要经济体为应对疫情冲击推出空间规模的刺激政策,债务水平突破历史高位。这也为后期的金融风险埋下隐患。


三是国内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显现。2020年在全年经济增速转正的背景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增速仍为负值,表明当前最突出的是消费恢复仍然滞后。疫情冲击下,居民收入增长放缓,消费倾向明显下降,这也引至最终消费下拉经济增长。从投资来看,市场推动的投资力量还不够强大,制造业投资低迷也反映了民间投资规模还没有完全恢复。


四是就业与企业仍面临较多困难。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受疫情冲击更为严重,餐饮、旅游、交通等服务行业仍没有完全恢复,这些行业是吸纳就业的主体,所以就业压力依然比较大。特别是今年就业大学生再创新高,今年大学生就业压力也将明显增大。由于有效需求不足,企业库存和应收账款的压力也在增大,产成品库存在增长,营收账款也是增长的,已经连续几个月增长。小微企业亏损面还比较高,主要是受市场需求不足,原材料成本居高,用工成本上升影响。


五是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仍面临压力。


六是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还会持续,并继续与我国保持比较大的利差水平,这就导致短期的资本流入压力明显增大,汇率升值的压力也还存在。这会增大我国资产泡沫化的风险。


政策调整具有渐进性


谈及今年经济增速,王一鸣表示,由于去年的基数比较低,今年经济增速会有个强劲的上升,特别是一季度。虽然宏观数字可能会比较好看,但宏观和微观的背离现象今年会更趋突出。


谈及宏观政策安排,王一鸣表示,今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又是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开启之年,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地复苏和健康就尤为重要,考虑到外部环境仍然复杂严峻,国内经济恢复存在结构性差异。政策操作上要精准有效,“不急转弯”,这对宏观调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财政政策方面,王一鸣认为,政策会有所调整,但调整具有渐进性。制度性的减税降费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而应对疫情的阶段性税费“减免缓”要进行分类调整,针对行业差异。今年的赤字率可能要下调,“十四五”开局之年,建设项目需求比较大。前些年的专项债也会陆续到期,专项债要保持适度规模。


货币政策方面,要准确体会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的政策含义。同时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大体稳定,也是货币政策需要把握的内容。


提升有效需求方面,短期来看,一方面要稳定大宗消费,顺应汽车消费出现反弹的趋势,推进从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鼓励新能源汽车消费,另一方面要顺应“90后”、“00后”逐步成为消费主力军,要鼓励发展新型消费业态,促进新型消费和扩容提质。此外,也要控制好居民部门的高杠杆和高房价,避免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


“需求侧管理更多的是侧重于制度性安全,要促进消费稳定的内生增长机制,收入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和户籍制度,公共服务制度方面进行相应的改革和制度安排。”王一鸣说,这样才能形成有效的内生增长机制,才能有效扩大国内需求。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