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闫衍:宏观政策应注重结构视角 建议专项债额度设置为3.2万亿 ...

原作者: 江聃 |原发: 证券时报网

放大 缩小

中诚信国际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副所长闫衍近日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表示,2021年,中国经济继续会呈现出疫后复苏的态势,经济数据将呈现出“前高后低”的特点。相较于2020年,今年经济运行的主要影响因素在于市场因素能否持续修复。包括:制造业投资与民间投资的韧性、消费修复的空间和速度、服务业的恢复程度等。建议“不急转弯”的宏观经济政策应注重结构视角和收入结构的变化,政策组合搭配应以稳为主。


2021年经济表现在于市场因素能否持续修复


中国2020年经济“成绩单”在18日公布。闫衍说,从公布的宏观数据可以看到,疫后中国经济运行基本遵循了“疫情冲击-疫后修复”的逻辑。一季度末受到非常明显的影响,经济深度下滑,二季度、三季度逐步修复,四季度有明显的强劲反弹。但从季度GDP环比来看,经济修复动能逐季趋弱,季调后的GDP环比增速逐季回落。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继续会呈现出疫后复苏的态势,宏观数据将呈现出“前高后低”的特点。


闫衍认为,相较于2020年,今年经济运行的主要影响因素在于市场因素能否持续修复。包括:制造业投资与民间投资的韧性、消费修复的空间和速度、服务业的恢复程度等。


2021年工业生产修复力量或趋于见顶。一方面,从国内因素来看,虽然国内经济仍然持续修复,但修复的环比增速或趋于平缓,尤其是对工业生产带动较大的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受到的制约比较大,需求侧修复的环比放缓使得其对生产的带动作用受到制约。另一方面,从海外因素看,虽然当前全球疫情仍处于高位,但全球经济或出现一定的对疫情“免疫”的特征。同时,随着疫苗的推广,海外供给持续恢复的可能性更大,出口交货值的增长后续或将放缓,从而使得出口对国内工业生产的带动作用也可能弱化。综合来看,在2021年一季度低基数导致的高增长后,二季度工业增速将有所回落,甚至有可能低于2020年四季度增速。


服务业持续修复仍可期待。一方面服务业整体表现较为低迷,另一方面服务业内部结构分化明显。具体来看,住宿和餐饮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受疫情冲击较大,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对人员集聚要求较低的行业保持高速增长,金融业实现了逆势增长。2020年12月份以来,国内疫情再次出现多点零星暴发态势,多地政府呼吁居民“就地过年”,元旦、春节假期对服务业的拉动作用或将弱化。但未来几个月,随着疫苗接种、气温升高病毒活性减弱,服务业的持续复苏仍可期待。


从三大需求来看,2021年,随着政策逐步转向常态化,基建以及国有企业投资的修复动能或将弱化,行业周期底部运行和“房住不炒”下地产严调控不改,房地产投资大幅回升的动力不足,制造业和民间投资等内生投资动力的修复或将主要支撑投资。出口的错峰增长是2020年中国经济运行中的超预期因素。2021年,随着主要出口国家生产的恢复,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将有所弱化,但全球需求的恢复也将给我国带来一定支撑。消费业在逐步修复,但消费业在呈现马太效应,消费增长主要还是汽车消费的反弹。


此外,2020年,网络消费在助力疫情防控、保障居民生活、促进经济增长方面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包括网上消费和线上消费的增长,在未来还可能会得到持续。


“不急转弯”的政策应注重结构视角


面对疫情,中国经济经受住了考验,显示出较强韧性,迎来了再次与发达国家错峰发展的时间窗口。闫衍认为,为了把握好这次错峰发展窗口期,短期内应重点取得三方面突破。一是全面塑造自由贸易的国家形象。二是加强双边经贸往外与区域合作。三是加大国企改革的步伐与力量。


同时,在考虑宏观政策回归常态化的时候,谨慎避免逆周期政策退出过快带来的“政策悬崖效应”。一是要保持宏观调控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作为宏观调控组合应长期坚持,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政策支撑力度。财政政策边际调整,但不宜大幅收紧,建议专项债额度设置为3.2万亿元。二是要保证宏观政策组合的可持续性。除少数国家重大项目外,财政与货币政策支持的方向和领域应当具有自身的造血功能,正向发挥宏观政策的乘数效应,从根本上保证政策的可持续性。三是注重保持宏观政策的调控空间与调整弹性。2021年要综合考虑宏观和微观、同比和环比、季度和全年、国内和国际等方面指标变化情况,根据实际相机抉择、保持政策弹性。


此外,还要关注经济结构和收入结构的变化,主要通过结构政策缓解供需之间的矛盾,解决不同行业修复的不平衡性,缓解不同企业修复的不均衡性以及实体企业与围观主题之间的不平衡性。还需要通过要素市场化改革,来解决收入分配和要素之间的不平衡,要加强居民分配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增加公共产品的供给,来解决在刺激政策过程中的结构化问题,尤其是解决收入分配的问题。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