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大股东债务逾期收限制消费令 延安必康资金困局难解

原作者: 章遇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因股票质押回购纠纷,昔日胡润榜富豪李宗松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1月21日晚间,延安必康(002411.SZ)公告称,公司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得知,上海金融法院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沂必康”)、实际控制人李宗松的《限制消费令》。


公告显示,上海金融法院于2020年7月13日立案执行申请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一案,因新沂必康、李宗松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该法院对新沂必康和李宗松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据悉,李宗松和新沂必康已向上海金融法院提出纠正申请,认为限制消费令限制了其“通过对外融资等方式积极筹措资金”的可能性,故申请解除限制消费令,以便于更好解决相关案件的执行困境。不过,其纠正限制消费措施的申请尚需获得上海金融法院批复。


针对公司资金及债券到期偿付等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延安必康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巨额债务逾期


祸起股权质押。


2015年底,延安必康借壳“九九久”曲线登陆A股。但好景不长,业绩变脸、大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财务造假等问题陆续暴露。


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2016-2019年,延安必康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在实现短暂的增长之后便开始“跌跌不休”,增速分别为57.02%、-14.81%、-59.82%、-19.89%。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延安必康实现营收51.39亿元,同比下滑21.5%;扣非净利润6162.3万元,同比下滑81.44%。


与之对应的是不断高企的股权质押比例。截至2020年末,李宗松直接持有延安必康9.55%的股份,并通过新沂必康和陕西北度分别间接持股33.24%、0.93%,合计控制延安必康43.72%股权。然而,李宗松所控制的股权几乎都已处于质押和司法冻结状态,质押比例高达99.4%。


2019年2月,新沂必康质押给兴业证券的部分股票遭遇强制平仓。自此之后,李宗松所质押的股权陆续爆仓。


据延安必康2020年10月24日披露的信息,除了国泰君安之外,李宗松、新沂必康、陕西北度还与东方证券、华融证券、东吴证券等9家券商之间存在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涉及逾期债务及违约本金共计53.61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11月和12月,上海金融法院先后两次对新沂必康所持部分股权启动司法拍卖程序,但均以流拍告终。上述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的执行陷入僵局。


债券回售违约


上市公司层面,延安必康的资金链亦不容乐观。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延安必康的短期有息负债(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共计45.43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有6.59亿元。


1月5日,延安必康公告称,暂时未能在2020年12月31日及时兑付公司债券“18必康01”50%的本金和相应利息。这是延安必康首次发生债券违约。在此之前,联合资信将“18必康01”债券的评级从AA+下调至BB,评级展望“负面”。


对于违约的原因,延安必康解释称,考虑到向新宙邦转让控股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九久”)股权事项的进展情况,公司无法在2020年12月31日前获得新宙邦(300037.SZ)应支付的50%交易价款,且其他融资事项等工作进展并不理想,资金紧张局面至今尚未得到有效缓解。


“18必康01”是延安必康于2018年4月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发行规模7亿元。2019年4月和2020年4月,延安必康如期兑付了前两个计息年度的应付利息,共计1.05亿元。


2020年4月,全体债券持有人选择回售。但鉴于当时融资环境影响,经全体债券持有人同意,“18必康01”的回售本金兑付由2020年4月26日延期至2021年4月26日。按约定,延安必康应于2020年12月31日前先偿付50%的本金及相应利息合计3.86亿元。


2020年12月17日,延安必康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仍坚称, 2020年末兑付“18必康01”债券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公司自有流动资金和处置五景药业股权的转让款,根据相关进展情况,预计12月底前可以完成,因此预计2020年12月末不存在回售资金偿付风险。


这一说法很快被“打脸”。在回售展期半年后,延安必康还是没有按期偿付。


卖子“回血”未果


对于偿付公司债“18必康01”的资金来源,延安必康曾寄希望于“卖子”。


2020年12月,延安必康曾拟以22.27亿元现金对价向新宙邦转让九九久74.24%股权,以期“暂缓资金紧张,兑付债券”。


九九久是国内最早从事六氟磷酸锂研发和生产的企业之一,主要产品为锂电池电角液原材料六氟磷酸锂。这块资产正是当年延安必康曲线上市所借的“壳”。借着新能源的风口,延安必康2020年曾试图将九九久分拆至创业板上市,后因遭到监管层“是否重复上市”的质疑而作罢。


出售九九久股权以回笼资金偿债的计划也落了空。


1月12日,延安必康公告称,终止向新宙邦转让九九久74.24%股权的交易,原因是“至今未能确定具体的推进时间表,致使本次交易的实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各方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本次交易”。


“新宙邦是做锂电池的,看中九九久这个标的主要是想解决六氟锂磷酸锂的供应问题。这次交易没成功,关键问题出在了股权质押上,九九久的股权权属不清晰。”1月23日,接近延安必康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4月,在对“18必康01”债券回售进行展期时,作为增加增信的措施,延安必康利用所持有的九九久全部股权为该债券提供质押担保。这一操作为日后九九久的股权转让埋下了“雷”。


除此之外,因多起借款合同纠纷和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延安必康所持有的九九久87.24%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前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延安必康此前将九九久的股权用作债券质押担保,解决质押需要10亿元左右的资金。“双方本打算借用过桥资金等方式来解决,最后因为延安必康的债权人及后续融资等一系列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前述知情人士称。


随着延安必康卖子“回血”失败,即将于3个月后到期的公司债“18必康01”依然面临着无法按期兑付的风险。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