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这一天 我们在疫情防控一线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放大 缩小

本报/网讯 还在梦乡时,突然的闹铃,硬生生地把我从被窝拉了起来。尽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是拖拖拉拉地揉着惺忪的眼睛,走向卫生间,草草地洗漱了,一看时间已是五点半了。急忙穿好衣服,手机响了,是接送的公车司机师傅来了。这会清醒了许多,一个念头,不能让人家等的时间太久,拎起背包,三步并作两步出门下楼。


这天是2021年1月27日,我要赶往定边南高速收费站去值班,和另一位同事,负责完成入定榆林市以外人员的核酸采样工作,一班六个小时,一天一夜四个班。我俩是从清晨6时到中午12时这班。


一路上没见到几辆车,清冷的街道,昏黄的路灯,还有时明时暗的星星,伴着我们足足走了十分钟,到达了目的地。


夜班的同事仍在简易帐篷里工作着,看不清面庞,一身亮白的防护服,已多了许多折皱。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看着桌子上采下的两排样本,粗略估算也在二百人次以上。她们开始给我们交接,待她们脱下防护服,清晰的勒痕印在脸上,围出了一个疲惫的脸的轮廓。穿在防护服里的白大褂已是被汗水浸湿。看着她们有些僵硬的换衣服动作,让我心里隐隐作痛。我们互道着辛苦,她们一步一颠地走向公车,我们开始工作了。


因工作需要,帐篷必须四面透风,三个“小太阳”电暖,努力地与寒风作着斗争。我俩在帐篷里不停地重复着,采样—放样—扔采过样的拭子。我们尽量控制来时不喝水,为的是上班期间不上厕所,原因是防护服一脱一穿至少得半小时,加上上厕所时间,总要耽误近四十分钟,会让被采样人在寒风中排队等待,这不是我们的所愿,我们的职业道德要求我们必须坚持,再坚持,让他们随来随采即走,方便服务对象。由于南高速收费站过往车辆多,六个小时没有空闲时间,基本上一分钟一位,困了用力伸伸胳膊,不舒服的是腰,酸困,还有那不间断地热汗,让你无法管顾,实在不行就让同事用手隔着防护服挠一挠。忙碌着时间过得很快,感觉腰已不是自己的时候,下一班同事来了。看着三排采下的样本,我俩用眼睛交流了一下,兴奋之情互相传递,这是我们的工作成果,我们累并快乐着。


抗击疫情,我们责无旁贷。我愿我们的工作能为早日消灭新冠肺炎做一些贡献,愿我们的人民永远安康!(黄雪艳 康起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