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威高骨科IPO:存货账面余额达高4.6亿,曾涉商业贿赂案

放大 缩小

作者 凌夏


近年来,伴随着骨科器械市场规模飙升,作为骨科器械市场的头部企业相继受益。2020年6月12日,山东威高骨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高骨科)向上交所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公司拟于科创板上市。据悉,威高骨科是港股上市公司威高股份的控股子公司,威高骨科本次若成功登陆科创板,将成为继心脉医疗后第二家医疗器械企业科创板分拆上市企业。


据了解,此次威高骨科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4141.42万股,计划募集资金18.8亿元,将投入骨科植入产品扩产、研发中心建设、营销网络建设等项目,公司IPO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报告期内,威高骨科营业收入呈逐年递增态势,且其主要产品已在全国范围内超过1500家医院广泛应用。


不过,近年来威高骨科应收账款期末余额连续上升,同时重要原料的进口也面临遭受疫情冲击的风险。虽然近年来业绩有所增长,但销售费用率持续上升等问题也正饱受质疑,且威高骨科也曾卷入商业贿赂案。此番冲击IPO,威高骨科仍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存货账面余额达4.6亿


据企查查显示,威高骨科成立于2005年4月,是上市公司威高股份的控股子公司。相较于威高集团的多元化,威高骨科业务单一,从事骨科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产品分为脊柱类、创伤类、关节类及手术器械四类,拥有169 项第I类、7项第II类、80项第III类医疗器械产品备案证或者注册证。


近年来伴随着老龄化进程加速,骨科方面的医疗需求正在持续上升,一直致力于对威高骨科的分拆上市的实控人陈学利,此次,再提分拆上市,意图借势扩大其资本版图。


近年来,由于国家鼓励国产创新和进口替代,加之国内市场有较大需求潜力。据招股书显示,威高骨科的营业收入呈现出稳定增长的趋势。报告期内,威高骨科营业收入分别为9.06亿元、12.11亿元、15.74亿元;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2.02亿元、3.24亿元、4.41亿元。


从主营业务收入构成上看,报告期内,脊柱类产品在营收中占比最大,2017至2019年占比分别为50.41%、50.19%、48.94%。而创伤类产品其次,占比达三成左右。关节产品销售金额分别为13,922.75万元、20,227.56 万元、30,391.96万元和18,859.7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5.41%、16.71%、19.33%和22.67%,占比逐年提升。


与此同时,脊柱类、创伤类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及产销率也均处于较高水平,但是威高骨科关节类产品的产销率为109.14%、79.40%和57.71%,下降较快。针对其产销率的大幅下降,也引起上交所的关注,并且在问询函中质疑其产销率是否持续下降。


对此,威高骨科坦言,2017-2019 年,随着公司关节类产品大力市场开拓,由于临床手术中关于骨科医疗器械产品的个性化需求不断提升,关节类产品种类、规格繁多,公司需要保障同类型产品不同规格的库存齐备,公司加大关节类产品生产以更好地满足终端医院的手术需求,公司产销率由2017年109.14%下降至2019年58.41%。


2020年1-6 月,随着公司关节类产品销售规模不断提升,公司关节类产品进行稳步市场开拓阶段,产销率上升至 86.31%。不过,随着威高骨科大力市场开拓,关节类产品库存金额由2017年末5,537.03万元增长至2020 年6月末15,112.26 万元。


某券商分析师表示,关节类产品库存在短短的三年内增长了三倍,其库存规模增速过快,如果未来威高骨科不能进一步拓展销售渠道、合理控制存货水平,那么必然会导致存货滞销,也将存在存货跌价风险,对公司经营业绩及经营现金流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在威高骨科的存货结构中,库存商品包括脊柱类、创伤类和关节类骨科植入医疗器械以及骨科手术器械产品。报告期各期末,库存商品金额分别为 23,713.31万元、26,664.52万元、 33,874.64万元、35,143.66万元,占存货余额的比例分别为71.16%、71.63%、73.50%、73.25%。


对于库存商品余额持续增加,威高骨科给出的解释是主要系发行人为业务的快速扩张配备相应的脊柱、创伤、关节等产品库存所致,其中2019年库存商品的增加主要系关节产品,为扩大关节产品推广,快速形成市场覆盖,发行人加大了关节产品的生产规模,以更好地响应终端市场需求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质疑,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在产品的比例一直在20%以下,而近年来库存商品却一直高达70%,即使把库存商品理解为为了正常的备货,但是近三年来,发出商品的比例一直未超过1%,这是否说明,近年来持续增长的营业收入,一直靠高库存来维持?


曾涉商业贿赂案


某券商内部人士表示,对于威高骨科的分拆上市,其实,陈学利早有打算,2015年威高骨科就曾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最终“因考虑到市场状况决定不继续在港交所进行建议分拆”。不过,此次准备回归A股之前,威高股份斥资8470万元增持了威高骨科,直接及间接持有威高骨科约80.53%的股权。陈学利更是拥有威高骨科90.17%的高持股比例,对公司生产经营具有重大决策权。


可以看出,陈学利让威高骨科分拆上市,不仅可以使得威高股份可以获得超额的投资收益,也可放大分拆板块的品牌效应,而且其个人实际占股达90%,一旦上市,其个人财富将会得到成倍增长。


目前,威高骨科主要通过经销商销售产品,而该公司直销和配送模式下部分终端医院的专业配套服务、渠道维护均由公司聘请的第三方服务商完成,这就要求公司具备极强的经销商和服务商管理能力。报告期内,威高骨科营业收入呈逐年递增态势,且其主要产品已在全国范围内超过1500家医院广泛应用。


不过,报告期内,威高骨科持续增长的销售费用率也引起外界关注,其分别为33.93%、37.74%、40.25%,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1.65%、26.50%、29.72%,且逐年上升。对此,威高骨科解释称这是由于配送模式下公司承担了术前咨询、跟台指导、术后跟踪等所致。


据了解,近年来,销售费用率持续上升,并不只是配送模式下成本上升所致,威高骨科及控股公司曾多次卷入商业贿赂案。


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检察院以宝检诉刑诉[2017]9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栾某犯行贿罪,于2017年3月6日提起公诉,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江苏省宝应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7月至2016年3月,被告人栾某分别以扬州金和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泰州祥盛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江苏润平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名义,向宝应县人民医院、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销售山东威高骨科材料有限公司生产的骨科材料。


为了扩大业务量,被告人栾某向宝应县人民医院的骨科医生纪某1、朱某1、陈某、潘某、王某1、贺某1、仲某、鲁某1、王某2(均另案处理)及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骨科医生荆某、王某3(均另案处理)进行行贿,行贿数额合计人民币2197660余元。


经查,本案中11名医院的骨科临床医生,因为患者治疗使用被告人栾某经销至该院的医药产品,并从中收受被告人栾某返点回扣,是利用医务人员开处方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因此,被告人栾某给予纪某1等11名医生骨科耗材量一定比例的返点回扣行为,应认定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其中,《陈某某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陈某某的供述证实,从2010年至2016年2月,其总共使用栾某销售的山东威高骨科材料实际是1336810余元,栾某跟台记录所记载的沙金成、吴乃元二名患者的手术费用17920元与其无关。从杨某经手销售给宝应县人民医院骨科耗材跟台记录统计表反映的数字看,其使用的耗材量实际为341636元,李想、刘金宝二名患者的手术费用11246元与其无关。


证人栾某的证言证实,其从2010年开始以扬州金和、泰州祥盛和江苏润平公司名义向宝应县人民医院销售山东威高骨科耗材产品,从跟台记录统计表中可以看出,陈某某使用山东威高骨科耗材业务量是1354737元,其是按扣除捐赠给宝应县人民医院的返点比例20%,然后再按照18%的比例送钱给陈某某的。


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其从2013年以上海恬恩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上海应南商贸有限公司、上海子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扬州博朗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名义跟宝应县人民医院做骨科耗材业务。从跟台记录统计表看,陈某某使用其所经营的骨科耗材业务量是352882元。其是按扣除向宝应县人民医院捐赠的20%返点比例后乘18%的比例送钱给陈某某的。


与此同时,威高骨科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威高集团长春分公司于2017年4月收到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决定书》(长工商行处字【2017】7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与第二十二条、《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并处以100,000.00元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897,691.41元。


2020年4月,国家医保局《关于建立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建立医药企业价格和营销行为守信承诺等六项制度,明确药企要为代理人的商业贿赂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列入失信将失去招采资格。


与此同时,6月5日,国家卫健委、工信部、公安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明确提出,对涉案的医药产品经营者给予回扣的违法线索移交市场监管部门,对受到行政处罚的涉事企业应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予以公示。


近年来,医药行业销售费用虚高一直饱受诟病,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要送钱给医院院长,以期望意愿能多采购自家的产品,还要送回扣给医生,让他们多给患者开自家产品。这就是所谓的“带金销售”,直接造成了医药公司销售费用常年居高不下,多家知名药企接连卷入行贿风波。


那么,销售费用到底有多高?我们可以通过步长制药的例子回顾一下,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它的营业收入是139亿元,它的销售费用竟然超过80亿元,占比超过了58%。步长制药回答交易所问询称,主要是在市场推广、市场调研、学术推广和学术赞助等方面,2018年一共进行了6万多场活动,所以花了80多亿元。有人计算了一下,就算一年365天平时节假日都不休息,平均每天要举办各种活动169场,才能完成80多亿元的支出。


那么,威高骨科的上述行贿行为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要求?未来威高骨科的上市前景又会如何?根据以往的案例,商业行贿问题向来是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此前,重庆圣华曦药业、河南润弘制药、南京圣和药业等多家药企也因涉嫌商业贿赂等问题最终IPO被否。所以,无论是正在IPO的药企,还是已经上市的公司,其商业行贿问题终将是无法绕过的坎。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