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达嘉维康IPO潜流暗涌:药房零售毛利率堪忧 实控人女儿曾供职保荐券商 ...

放大 缩小

作者 竺仲竹


医药销售,是现代医药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巨大的医疗市场,催生了无数的市场参与者,湖南达嘉维康医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嘉维康”)正是其中之一。


达嘉维康招股书披露,这家立足湖南本土市场的医药流通企业,建立了辐射湖南全省的分销网络,湖南省内的医院则是其主要客户。此次创业板IPO,该公司拟募资5.1亿元,其中将有3亿元投入物流建设,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6000万元用于连锁药房拓展项目。


相比同行业上市公司在门店或连锁药房的投入,达嘉维康似难言优势。不仅如此,在毛利率方面,达嘉维康更是远远落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药房零售毛利率远低于同行


达嘉维康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湖南境内。


招股书显示,2017 年至2019年,达嘉维康在湖南省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19.7亿元、21.17亿元以及23.67亿元,占该公司整体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7.47%、96.75%和96.52%。


湖南,也自然成为达嘉维康的主场。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达嘉维康及其子公司完成登记的零售药房门店共计37家,其中实际经营零售药房门店共36家,35家则位于湖南省内。


相比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药房数量,达嘉维康的药房数量少得可怜。在招股书中,达嘉维康有意避开了药企流通领域的巨无霸企业,选择了医药流通业务规模少于150亿元的企业,如老百姓、大参林、益丰药房作为参照。


即便是上述3家可比上市公司,门店规模亦让达嘉维康难望项背。经梳理,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3家可比上市公司中,老百姓大药房拥有门店数量6177家,其中直营门店4636家;大参林拥有的门店数量亦达到5541家;同期益丰药房的门店数量也增至5496家。


对比之下,药房门店数量级的差异,也让达嘉维康颇为重视的DTP药房劣势现形。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达嘉维康设立的DTP药房为19家,而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作为竞争对手的老百姓大药房,DTP药房数量为141家。


门店规模劣势之下,达嘉维康零售药房业务的毛利率也远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达嘉维康零售药房业务的毛利率远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度,老百姓、大参林、益丰药房三家零售药房业务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7.59%、37.74%和36.36%,同期达嘉维康零售药房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7.48%、15.64%和13.14%,连年呈下滑态势不说,和同行业平均值差距亦未见改观。


需要注意的是,达嘉维康曾试水单体药房合作模式,在此模式下,单体药房工商登记为达嘉维康的分支机构,实际运营则由第三方自负盈亏,而单体药房更须向达嘉维康定期采购药品。


不过,仅仅在2017年1月至2021年2月,达嘉维康就注销了16家拥有控制权的单体药房,理由是经营情况不理想,在选址上缺乏竞争优势。


规模劣势之下,达嘉维康却仍试图通过IPO募资,加大门店布局。此次创业板IPO,该公司拟募资6000万元用于连锁药房拓展项目,连连失利,逆势扩张的效果亦值得担忧。


实控人女儿曾供职保荐券商


事实上,达嘉维康的前身为同健股份,公司运营主体达嘉维康系并购而来。


2016年1月,同健股份在新三板发行6500万股,拟作价3.9亿元购买达嘉维康100%的股权,并发行1813.33万股,募集配套资金1.09亿元。


并购标的达嘉维康的两名股东——王毅清和钟雪松,同时也是同健股份第一、第二大股东。并购完成后,同健股份更名为达嘉维康,两人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地位维持不变。


达嘉维康这一关键资本运作,背后券商为国金证券,国金证券同时还是达嘉维康在新三板挂牌时期的做市商,以及本次创业板IPO的保荐机构。


然而,国金证券和达嘉维康的交集不止于此。2018年10月24日,国金证券与达嘉维康签署IPO辅导协议,成为后者的上市辅导机构。


实控人王毅清女儿王越本科期间即位列达嘉维康实控人,

并在2019年1月入职达嘉维康上市辅导券商国金证券 

来源:达嘉维康第三轮审核问询函回复


仅仅3个月后的2019年1月,达嘉维康第一大股东,同时也是该公司实控人王毅清的女儿——王越,入职国金证券上海证券承销保荐分公司,并直至2020年12月,达嘉维康进入到第四轮首发上市审核问询,方才“避嫌”离职。


事实上,在王越入职国金证券之时,王越亦是达嘉维康实际控制人之一。根据达嘉维康第三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2014年,达嘉维康完成股份制改制时,王毅清持有40%的股份,其女王越持有10%的股份,其妻明晖持有4%的股份,三人合计持有54%的股份。


彼时,根据达嘉维康披露的王越履历,王越尚为在校大学生,直至2015年6月才完成本科学业,并在2015年9月至2017 年6月,进一步攻读研究生。


2019年7月,王越将其持有的达嘉维康全部股份转让给母亲明晖,并不再持有达嘉维康股份,亦从此退出了达嘉维康实控人行列,达嘉维康的实控人变更为王毅清、明晖二人。


截至2021年2月,王毅清直接持有达嘉维康7014万余股股份,占该公司发行前股本的45.29%;其配偶明晖则持有达嘉维康140万股股份,两人合计可支配达嘉维康表决权比例达到52.52%,系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也意味着,在本科学业期间,王毅清家族即通过赋予女儿王越在达嘉维康公司的实控人地位,或由此铺就了王越迈上国金证券投行部门的敲门砖。


值得一提的是,在历次审核问询中,王越和国金证券之间的交集都是监管关注的重点,而更让投资者疑虑的,或许是这背后是否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利益交换。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